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嚣张的妹妹

嚣张的妹妹 这一天又是我一个人在家中,妈妈和姊姊因为要去旅游而出门去购物,妹妹则是因为学校的辅导课即将开始,所以前往图书馆的自修室去作课业的预习。  而此刻的我,则是一个人坐在计算机前敲敲打打的“预习”,只是我预习的,是两天后要怎么上了妹妹的方法。  “要用诱奸的吗?不行,那个小丫头对我的戒..

树影幽幽花香阵阵

树影幽幽花香阵阵 她还来不及翻转身,突听「啪」的一声响,赤裸的屁股上传来一阵疼痛,竟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巴掌。  「夫人实在是不识好歹!」任东杰板起脸,冷冷道,「看来我应该好好教训祢一下,才能让祢明白是非!」  说罢,他再度扬起巴掌,也不抹去满手的油腻,双掌挟带着呼呼风声轮流落下,尽数拍..

香艳杀劫

香艳杀劫 夜,夜已深,万籁俱寂。  黑漆漆的房间里,只摆着一盏昏暗的烛台,微弱的火苗摇曳不定的闪烁着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。  黯淡的灯光下,一个巨大的身影倒映在斜对面的墙上。被扭曲的影子,看上去显得说不出的狰狞。  这是一个男人的身影。他悄然不动的立在这间屋子里,仿佛自恒古以来就已习惯..